稀饭加咸菜

写一下,说不定有人看。
等勾搭√
不建议关注我,经常跳坑。
【王者常驻坑】信白/云亮/策约
【全职看文坑】叶受√
【yys亲儿子坑】狗崽/荒连
【基本不写坑】权引/双玄/薛晓
尸系,可点文,我试。
崽吹!崽亲妈!妖狐粉!

© 稀饭加咸菜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将养

*温馨向崽养狗
接上章

这一觉没有睡到天亮,快凌晨的时候妖狐被大天狗摇醒了,妖狐迷迷糊糊间很生气地大吼:“摇什么!现在是几点了!”
“哥哥,痛。”
迷迷糊糊间,听到大天狗喊疼,妖狐也就一瞬间清醒了,从被窝里弹起来看见大天狗跪坐在床边捂着肚子,头上冒着冷汗。
“怎么了?”
“哥哥,肚子疼。”
妖狐急急忙忙穿好衣服,也没来得及刷牙,往脸上甩了一捧水就背起大天狗出了门。
也许是疼得厉害,大天狗趴在妖狐背上有气无力的,正是黎明前黑暗的时候,微弱的路灯光让人犯困,天光乍现却因为工业雾气的阻隔带上了朦胧感,不见星河,就好像来去匆匆间,天地只剩这二人,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走在甬长的石路上,不见黎明,不知去向。

“喂!还行吗?”
“……嗯。”
“中心医院得在市中心,西区这边会有小型的医所,等等……”
前面是封闭的公用应急治疗亭,就和以前随处可见的电话亭一样,刷卡就能用,妖狐在亭子里放下大天狗,并不是为了给他找药,而是给他接杯热水让他缓缓,妖狐并不敢随便给他吃药。
喝了热水大天狗明显好多了,妖狐再背起大天狗去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约莫也就五点钟的样子,前台的护士助理在昏昏欲睡,随便给妖狐招来一个机器人带他去检查。
“咔嚓咔嚓”从机器人嘴里吐出了一张报告,因:饮食不当引起的肠胃炎。
病不是大病,但妖狐知道,昨天大天狗啥没吃什么,就吃了自己给他泡的那一包快过期的泡面,可能是自己皮糙肉厚所以没事,对大天狗多少带上了点愧疚。
“没事,哥哥,不疼。”
妖狐也只是个十三岁少年,平时在家里和学校嚣张跋扈的,此时罕见地低下了头拽了下衣角,正好拍到了平时放兜儿里装逼的口香糖,口香糖也是糖吧,所以就当是安慰地把口香糖给了大天狗,大天狗乖巧接过,拆了包装往嘴里送,还含糊地说了句:“谢谢哥哥,很甜。”
妖狐抓了抓因为没有梳理而更显暴躁的一头白发,“我……”
“咳咳咳!!!”
妖狐赶紧上前去给大天狗拍背,然而不顶用,大天狗脸都给哽得涨起来了,在一边干呕却吐不出刚吃下去的口香糖,妖狐一边对自己懊恼,一边着急,也不敢对大天狗大力拍,急得想挠墙。
正好门口路过一个护士,像救命草一样奔过去就想拉进来。路过的护士值了一天夜班正昏昏欲睡,猛不丁窜出来一个炸毛炸毛的白头,打的呵欠都被吓停了。
“医生医生,我弟弟被噎住了,您快去看看!拜托!”
护士皱着眉想拒绝,妖狐后退一步一个大鞠躬,头都快埋地下了。小护士想也就是噎住了而已,自己不行就叫医生来。

好不容易将口香糖催吐,大天狗道谢的时候嗓音都变了,妖狐在一边心疼得不行,不过挂完了水之后过来的早班医生说大天狗没什么事儿,可以回去了,妖狐就带着大天狗出了医院坐上地铁回了西区。
眼看九点已过,索性就带大天狗去早餐区吃了一顿丰富的早餐。看着大天狗吃得小脸鼓鼓的,比桌上的包子还让人有食欲,妖狐忍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哥……嗝?”
妖狐收回手,“没事,吃吧。”
所谓丰富也就是新鲜的包子煎蛋豆浆和油煎的饼子,不过总比平时的工业包装卤蛋和一些速食品好。
折腾了一大早上,好在周末妖狐不用去上学,犯困的两人待在家里睡到了下午才起床。

从床上坐起来,妖狐对着大天狗熟睡的脸发呆,以为老爹老妈走了自己可以逍遥自在,谁知道那俩坑货给自己塞了个弟弟,这弟弟偏偏还可爱又听话,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自己终归要去上学,大天狗才五岁,也不知道上学了没有,想想还是跑一趟警局比较好。
和揉着睡眼的大天狗说明去向,大天狗低下头压着声音问:“哥哥带我去吗?”
妖狐以为他不想一个人在家,就同意了。

大天狗是个比较沉默的小孩子,但妖狐能感觉到他的开心和不开心,对于去警局这件事明显跟在身后的大天狗是抗拒的,他自己却要求跟过来,想来想去想不到原因,妖狐也没有出口问。

向值班警察说明来意,警官将办理好的身份磁卡交给妖狐。
“家里父母……那个,能不能问问他是从哪儿来的?能送回去吗?”
“这个我查不到,他的入户证明是国际联警交接的,学历证明是第一幼儿园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如果我们家养不起怎么办?”
电脑前的警官抬头,“为什么会养不起?”
“父母因事入狱了。”
警官推了推眼镜,“那你们两个,都要被送去福利院。”
妖狐当机立断,“打扰了警官,我们这就回家。”
警官办理好证明抬起头,两个孩子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不是说没钱吗?你这钱还没拿就跑了……”

出来的时候,大天狗精神恍惚几次撞上了台阶,“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肚子疼?”
大天狗揉揉膝盖站起来跟上,“哥哥不把我留在警局吗?”
“没有……吧……总不能把你送去福利院啊,福利院那都是成年之后要送去各行工厂里和机器人一起工作的……”
“以前被带去警局,总是带我去不带我走。我在里面待了好久,没有人来接我,后来我被送来了这里。”
“大天狗,你的家你的爸妈呢?”
“我没有家啊,爸妈不知道去哪里了。”
“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幼儿园了,里面只有椒图姐姐最好,爸爸妈妈只见过两次。后来他们说爸爸妈妈死了,我也从幼儿园毕业了。”
妖狐回身蹲下,很认真地对大天狗说,“我带你回家。”
大天狗搂住妖狐的脖子,“嗯,哥哥。”

妖狐倒是挺想给自己和弟弟做个饭的,无奈一点经验都没有,为了以后着想,妖狐决定还是要试一下,一口气在食品供应区买了一个星期分量的半成品菜,回家查着资料开始做饭,本着做成粥总比做成干饭好的原则煲成了一锅的饭糊糊,大天狗在桌边捧着碗吃得不亦乐乎。
妖狐放下碗,“大天狗,明天哥哥得去上学,你先待家里好吗?哥哥中午和晚上会回家,周末在家陪你。”
“哥哥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学校吗?”
“我……我读初二,你得先读小学,下学期再送你去学校。”
“……好。”
“等哥哥。”
“乖。碗先不用收!我来我来……”
大天狗看着忙着收拾的妖狐,他不知道妖狐以前从来不干这些,但他知道妖狐对他挺好,和以前幼儿园里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大叔一样,他没有舍不得离开幼儿园,但他舍不得妖狐,就是舍不得,即使他们才相处了两天。

已经是周六晚上,非常难得的,自上初中以来妖狐在家待了一整天,收拾好房间和大天狗带来的东西,妖狐累倒在床上。

按照课程安排,初中虽然是走读,但晚上需要去上晚自习,让小孩一个人在家待一整天什么的妖狐有点不放心,但是也完全没有办法。白天的时候妖狐测试过大天狗,低年级的知识完全不在话下,年龄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凭着第一幼儿园的毕业证下学期应该可以入学了,送去学校就不用担心了。
白天的课是不能落下的,妖狐找到班主任,申请晚上在家自习,因为妖狐觉得自己不能在弟弟面前树立不好的影响,就把那一头乱七八糟的发型绑了起来,喜欢戴的面具也收了起来,中年男班主任看着妖狐那张精致异常的脸惊讶了一番,不过还是驳回了妖狐的申请。
“为什么?我申请在家不是更合你的意吗?”
办公桌后的班主任停下手,“这么说也对,不过想想你这兔崽子以前给我找的麻烦,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你?”
“那你要怎样?”
“道歉,并且以后给我乖乖听话不许捣乱!”
“可以,老师对不起。”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总会有求到我这里的时候,你们就是太年轻了,现在的孩子们啊……”
“老师可以签字了吗?”
“我有说要给你签字吗?”
“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我要告诉你你最好态度好一点,不然我……”
“砰——”办公桌震了一下,妖狐把从居委会那里要来的证明拍在桌子上,“不然我以后变本加厉地折腾你!所以你最好现在给我签字。”
班主任拿笔的手颤了一下,乱收费然后被学生套着麻袋打这种事谁敢往外说?所以他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西区这鬼地方别说摄像头,因为能源紧缺,大半地方的路灯估计都是发达地区换下来的旧路灯修了修再装上去的。
签完字,班主任愤愤地在名字后面戳了两个点。
“谢谢老师。”妖狐直接交了申请就回家去了。

通过了在家晚自习的申请,妖狐总会在放学后去学校图书馆借一些书回去念给大天狗听,教他认字。学校并不是什么好学校,资金勉强能维持周转,所以里面收藏的书也不多,翻来覆去也就几本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童话神话,但大天狗总是托着腮听得格外认真。

如果不是这天下午被这位“大小姐”截住,妖狐都快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生活。当然,大小姐不是真的大小姐。
“听说你改邪归正了?”
“让开,我忙着回家。”
大小姐在跟前笑了起来,“放你的屁话!你改邪归正,你他妈是在逗我呢?就你这猴样?”
“我怎么样不关你的事,没事我先走了。”
“喂,下周我哥学校有游园会,他要带我去,你当我一周男朋友陪我去。”
妖狐推开她直接走了。
大小姐耸耸肩,“什么嘛,明明还是拽得不行。”

本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谁知大小姐在游园会上遇见了死对头,她平常最看不惯在男人身边装柔弱扮可怜的小白莲,偏偏对方挽着男朋友嘲讽她被妖狐甩了,一时气愤的兄妹二人又在巷口截住了妖狐,把妖狐揍趴在地上躺了半天都爬不起来,买菜的居委会大妈路过,才把妖狐扶起来送回了家。大天狗看见妖狐一瘸一拐地走回来,从阳台飞奔下来,拉着妖狐的衣摆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妖狐吃力地蹲下身,“没事,哥哥不疼。”
“嗝……哥哥……呜……”
“怎么,大天狗还是个爱哭鬼吗?”
大天狗摇摇头。
“乖。”
居委会大妈还站在一边,她是知道妖狐家的情况的,之前妖狐叛逆,她很是不喜欢,现在看妖狐这模样,有点心疼,“妖狐,你要是有困难,可以和阿姨说。”
妖狐犹豫了一下开口,“阿姨,快要暑假了,您能帮忙找个工作吗?”
“这个……我试试吧,主要是你还太小。”
“谢谢阿姨。”
最后居委会的大妈还给妖狐留了一盒人造蛋制品才离去。

实际上,现在的生产大都是超级工厂批量生产的,小众的生产那都是高端又专业的,上层人专属供给,而超级工厂都是自动化并且工人稳定,所以暑假工还真不好找。
妖狐自己是找不到的,虽然小初教育全免,平时花费还是需要的,他只能抱着试试的心态找别人帮帮忙。

一直到考完试,居委会大妈才一脸歉意地出现,妖狐虽然心里失望,但还是礼貌地将热心的大妈送出了门。
全球变暖之后温度就没降过,正值一年中最热的日子,家中的破空调很幸运地报废了,没钱换新的,妖狐就取巧老是带着大天狗去购物中心蹭空调,蹭了几天之后被保安抓住赶了出来,气炸了的妖狐牵着大天狗汗涔涔的小手站在烈阳下,周边的绿化树都是无精打采的,没一会大天狗的皮肤就被晒红了。

回去的时候路过西区老旧的图书馆,空调勉强能供应冷气,大天狗像找到了天堂一样扎书堆里,捧起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书馆看起来旧但挺干净,两人席地而坐还能感受地板砖的凉意,避开透过玻璃打过来的阳光,两人不用说话,安安静静地阅读的确有一种异样的幸福感,回想起去年拿了钱就在外疯跑的暑假生活,现在的日子是艰苦了一点,但是妖狐第一次感受到了陪伴和亲情,这么想着,转头看了一眼睡在地板上的大天狗,目光泛起温柔。

评论 ( 8 )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