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加咸菜

写一下,说不定有人看。
等勾搭√
不建议关注我,经常跳坑。
【王者常驻坑】信白/云亮/策约
【全职看文坑】叶受√
【yys亲儿子坑】狗崽/荒连
【基本不写坑】权引/双玄/薛晓
尸系,可点文,我试。
崽吹!崽亲妈!妖狐粉!

© 稀饭加咸菜
Powered by LOFTER

将养【狗崽】

*温馨向崽养狗

冷眼旁观父母因为赌博和欠债进局子坐了牢,妖狐不觉得羞耻和难过,反而觉得两个碍眼碍事儿的老不死终于要走了,自己落得自在。
母亲显然是发现了他,眼神躲闪犹豫对他似有话说,妖狐眉头都不带皱一下错身而过,反倒是周围的年轻警官们给诧异了。
“崽儿!照顾好自己。”
临上车前,母亲回头喊了一句,父亲一直低垂着头。
妖狐插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兜回头,警车已经绝尘而去,妖狐无所谓地甩了甩那一头杀马特贵族白发,口里还嚼着口香糖。
在巷口站了一会儿,汲拉着人字拖往家里走。
妖狐,13岁,初二年级生,就读平安京附中,风云人物,校园一霸,仗着义务教育把班主任折腾得提前秃顶,得到了教务处的三申五令,母亲也曾来过学校伏低做小,但她赌瘾酒瘾都大,时常是不来的。
吵架、赌博、酗酒,在妖狐家里常见,今天父母被抓了,家里反常地静,当然,只要是父母出去赌的日子,家里都静。
妖狐回家,熟练地踹开主卧的门,开始翻找藏在各个角落的私房钱,有些是父母藏起来的赌资,有些是母亲故意留给他的零花钱。把找出来的票子都揣兜里,也不整理像进了贼一样乱七八糟的卧室就准备返校,躺学校那十人一室的破木床板,比家里的舒心。
路过客厅,把口香糖随地一吐,拎起茶壶倒满一杯咕咚咕咚仰头喝完,再响亮地把茶杯“咚”在桌子上,妖狐才看见蹲缩在墙角的小孩子。
小屁孩儿缩在墙角,一身白衣服简单精致,婴儿肥圆脸很可爱,淡金色短发,可能是吓到了,脸有些白,看着有几分可怜,也不知道蹲角落里安安静静待了多久。

妖狐环视了周围一圈,依旧安静,还有点乱,这个安静可爱的小孩儿突兀又格格不入。
妖狐走过去蹲下身,一大一小俩孩子互相瞪视:
“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在我家?”
“……”
小男孩摇摇头,还是蹲着不说话,妖狐也没多恼,就算是恼,即使再中二他也做不来打小孩儿的事儿。
妖狐站起身朝他伸手,小孩犹豫了一会才伸手,不过之前在地上蹲太久腿蹲麻了,小孩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妖狐忙半跪下把他抱起:“没事吧?”
小孩搂住妖狐的脖子,声音细如蚊呐:“大天狗。”
“嗯?”
“我叫大天狗。”
“哦……”
妖狐将大天狗抱到凳子上,大天狗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妖狐的脖子,心里还想着:原来刺猬头哥哥的头发不扎人……
妖狐这才发现茶几上放着户口本,还压着几张白纸,白纸黑字写着警察局的领养资料和入户证明,妖狐翻开户口本最后一页:养子,大天狗,2083年生,五岁……
妖狐烦躁地合上户口本丢在桌子上,看见一旁的大天狗乖巧地坐在凳子上,睁着蓝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妖狐绕着茶几走了好几圈,挠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天色渐暗,家里多了个小屁孩妖狐也不好直接回学校,难得在家中厨房翻找了一番,只找到一包快要过期的香辣牛肉……面……
“哥哥,饿。”
妖狐拎着方便面,一咬牙把它给泡了。分成两小碗,多放了点水,大天狗还挺高兴,坐在桌子旁捧着碗安安静静地吃,反倒是妖狐没了胃口,大天狗吃完自己的那碗,就安静地看着妖狐——准确的说是看着他的碗。妖狐索性推过碗给大天狗吃,大天狗端过碗,捧起来小心地喝了两口又放了回去:“好喝,哥哥,吃。”
妖狐一怔,垂下眼睫看着胸前邹巴巴的校服领带不说话,吓得大天狗坐在椅子上手足无措。
“哥哥?”
“没事。”妖狐端起碗,一下一下地沉默着将泡面扒拉完。
家是新搬来的,不然即使关系再不好,也不会对小孩子摆脸色,还能去左邻右舍问问个解决的办法,先下只能靠自己解决问题了,千辛万苦伺候完小祖宗的洗漱,大天狗抱着枕头坐在床沿上,“哥哥,怕。”
妖狐晃神,自己小的时候,母亲也曾这么温柔地陪过自己,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身体快过行动,回神时妖狐已经坐在了床上,“不怕,我陪你,睡吧。”

评论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