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加咸菜

写一下,说不定有人看。
等勾搭√
不建议关注我,经常跳坑。
【王者巨坑】信白/云亮/策约
【全职看文坑】叶受√
【yys天坑】狗崽/荒连
【剑三】琴爹受
尸系,可点文,我试。
崽吹!崽亲妈!妖狐粉!

© 稀饭加咸菜
Powered by LOFTER

黑夜在偷偷掩护我放肆思念你【云亮/信白】

#突然发疯
#四十米大刀有点甜呦

诸葛亮:
赵云死后的第二天,诸葛亮睡到了午后两点,前半夜睡不着,后半夜熬不住,平时习惯了那人做好了早餐再轻手轻脚的进来叫自己起床,嘲讽地笑一笑,想来起床气就是这么越来越严重的吧,喂,笑容这么难看啊!
“子龙,为什么爱情和心痛,我的逻辑演绎推算不出来……”
呆坐许久,抱着被子慢慢弯下腰去,胃,好疼,心,空落落的。

赵云:
诸葛亮死后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厨房,“亮亮,别赖床了,起床啦!”卧室,一室沉寂。
诸葛亮死后的第三天,早上八点,厨房,“阿亮该起床了,早饭已经做好了,你喜欢的广式早茶。”卧室,被窝冰冷。
诸葛亮死后的第四天,早上八点,赵云站在房间门口低喃,“亮亮,你不理我的第三天,为什么又赖床?”卧室,依旧无人应答。
诸葛亮死后的第五天,早上八点,厨房,赵云虚弱地扶着墙走出来,“对不起亮亮,今天我还没有做饭,你别不理我好不好?亮亮,对不起,我好像做不来早餐了……”砰——没扶稳的人摔倒在地,撞上桌角,地上滩了一圈血,桌上,摆了十多屉茶点,那是这几天来赵云做的早饭。

李白:
韩信死后的第二天,早上十点,家里,清醒。
韩信死后的第三天,晚上十一点,帝都,酒吧,半醉。
韩信死后的第四天,凌晨一点,魔都,电视塔天台,宿醉睡眠。
韩信死后的第五天,午后两点,魔都,海边,半醒。
韩信死后第六天,凌晨五点,鬼都,城门,宿醉未醒。
古城门雾气朦胧,传说中的鬼门关之地。
“重言,我好像……看到你了!终于……”

韩信:
那一天,家里的桌上放着喝了半瓶的酒,酒瓶旁边的花瓶插着前一天刚买回来的红玫瑰,被李白好一顿嘲笑,“都要出去旅游了还买什么花?还有下次别买这么土的花,该买风信子。”韩信斜了李白一眼,意外的没有像往常一样抬杠,只细细地打理好插进花瓶里,没有理会李白说的话。韩信逆光弯腰站在桌前摆弄着花,平时锋利的眉眼柔和在晨光里,散发在空间里的温暖气息让李白突然红了脸,提起酒瓶就往嘴里灌。
房间放着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厨房快装满了的垃圾袋里,躺着刚刚丢进去的牙刷。
“出去太久了,不要了,扔了。”
李白懒洋洋地应一声,在房子里晃来晃去也不知是在找什么。
“既然要出去了,冰柜里的酒我可以全部喝完了吧?”
“如果你不怕明天车上难受的话。”
“不会的!我喝去啦!”
二话不说喝完酒的小白扑进被窝抱着定制抱枕打了两个滚,韩信心里一动,抱住他吻了一通,嘴里全是酒味儿,香的。

如果可以,韩信绝对不会给李白买那酒,这辈子都不买。

……

后来,韩信和衣躺在床上,床头是黑色的骨灰罐,人依旧,房子依旧,被子抱枕摆放依旧,房间半箱行李依旧,该丢弃的厨房垃圾依旧,桌上半瓶子酒依旧,酒瓶旁带露红玫瑰依旧。
十年,如一日,如一世,光阴不曾带走半分韩信的记忆,那人依旧风采飞扬,甜甜的回忆十年间熬成黑色的糖液,如饮鸩酒,但韩信不曾人前表露半分情绪。
他知道,那没用。
日光西斜,红日被冰冷的钢筋怪物遮挡,夜幕降临,被那人带走了温度的称之为“家”的盒子里,韩信和衣而卧。
夜大概是温柔的,它在掩护我思念你。
“小白,真好,我来了。”
红玫瑰的旁边,是一起买回来的风信子。

韩信没有和李白葬在一起,因为他们不知道韩信把李白葬在了哪里。
亲友皆言,韩信无情。











#哇你翻下来了,要看什么呢?文风就是这样的我,正在学着发糖,这个,一不小心就发出来了,谢谢喜欢,也对不起可能虐到你了。

评论 ( 9 )
热度 ( 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