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兴趣来了就写。

伯爵

(7)

妖狐躺在床上,浑身轻颤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梦境中那个脸上还没有画上浓墨重彩的清秀少年,叫花狗,自己……喜欢他。
不对!不对不对!有什么尖锐的声音焦急地提醒他,你喜欢的人明明是——。
是、是什么?是谁?告诉我!
呼之欲出往往就像难产,阵痛让脑袋空白。
妖狐隐约知道那梦境不是梦境,该是什么自己又说不出来,梦境主角是他——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同样的银发尖端却是少见的紫色发尾,额头不知是什么印记,火红得让人挪不开眼。梦境似真实假,妖狐的履历一清二楚,六岁去了福利院,从福利院考入皇家学院之后就进入了研究所,没有遇上长得那样好看的哥哥,自己遇上的那个明明和自己一样的年纪,叫大天狗。
他既像旁观者,又像是梦境的主角俯视着所发生的一切,空旷的病房里,医生催促他:“不要碍事,没钱了还在这儿待着,新病人等会就要过来了。”
“可不可以,让我站在这里等?哥哥今天要来看我,我离开了这里他会找不到的。”
“去去去!要等去楼下大门等。”
“那我留个字条可以吗?”
“你怎么这么烦人!什么年代了没有手机吗?”
妖狐失望地垂下肩,发尾的紫色都失去了光泽。
砰——
开门声传来,梦醒。
他口中的哥哥是谁?
“醒了?”
“嗯。”很久没开口了,声音低沉喑哑,小得几乎听不见。
“为什么,你不是不喜欢我拥有自己的记忆么?”
“当然,什么都不知道只要好好待在我身边就好了,不过……你的伯爵大人还挺深情,一直像苍蝇一样追在屁股后面,要带你离开当然是让你清醒了自己走比较好,你应该清楚,我脾气不好,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
妖狐积蓄了一点力量坐起来,看着雪白的被面发呆,大天狗……么?
当初被花狗控制硬要把自己改造成Omega,自己逃出来遇上了大天狗,“没想到他还记得我,”更加没想到的是大天狗不仅记得,还留下了正值发情期的自己。
轻轻摸了摸小腹,一片平坦,不知作何想,生命,真是奇妙,本来作为beta的自己这辈子都难有孩子,现在却作为Omega怀孕了,心中苦笑,beta转Omega的性转研究正是自己眼下的研究课题,没想到会首先用在自己的身上,这项技术根本不成熟,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也是……有缺陷的……
“记得,当然记得,怎么?高兴吗?不过你应该清楚我不会留下这个孩子。”花狗对眼前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妖狐十分不顺眼。
“我如果反抗,你也会不得安宁,退一步,我乖乖听话,你留下孩子。”
“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比较可爱……”
嘴角勾起一个森气的笑,“留下孩子?想得美!万一路上你肚子里的东西出了事……Beta转Omega的课题你最清楚,这孩子……”
“哥哥……”
站在床边的花狗僵住,仔细看,垂着的手在微微发抖。
花狗在床沿坐下,试探地伸手细细拂过妖狐的眉眼,“阿崽……”
“你回来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的,你怎么会舍得离开哥哥,不会的,是你回来了……”
啪——
一掌甩在妖狐脸上,苍白的脸甚至没有浮起印子。
“你不是他。”
“他很傻,很天真,怎么会是你这样,可是你们偏偏长着一样的脸。”
妖狐没有理会花狗的自言自语,理会神经病是自找麻烦,而花狗与阿崽的事,妖狐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既不想听狗血故事,也不想知道自己突然多出一个兄弟。

#就是作者翻电脑突然想起来之前写了个文,于是打算接下去,好了其实我也接不下去了我们有缘再见
*^_^*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