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兴趣来了就写。

狐守

#狗崽
#be
#随涂小短文渣文笔没逻辑
#某天逛中青网教育“有一个兵哥男票是什么感受”来的灵感,兵哥不容易,并且狗子的大义用在对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在某不公开的同性交友网站上见到了大天狗的主页,鬼使神差地妖狐立即注册并关注了大天狗,虽然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别人开的号——因为大天狗没时间碰手机玩社交APP。
与作为艺术学院教师的妖狐不同,大天狗很忙,艺术学院和国防科大挨着也许是不合理的,就好像大天狗和妖狐的相遇一样,但他们还是相遇了,之后……之后就没有了之后。在新生开学典礼时大天狗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言语十分中二满口大义,却也透着一股认真,这可爱的样子着实让妖狐忍笑了一番,那之后,妖狐就记住了这个叫做大天狗的空军国防科大新生。
大天狗作为航空大学国防生,每天除了8小时上课时间外还有6小时的体能训练,所以妖狐只有每天穿过航空大学回家时才能看到大天狗的身影,而这么一看,就看了四年。
妖狐其实很喜欢小姐姐,在学校很受欢迎,但是妖狐没有女朋友,这有点令曾经的他苦恼,自从来了艺术学院他就释怀了,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种缘分,是为了等那一个命定之人。
所以在看到大天狗的主页后,妖狐给他留言了,一边想,是时候为自己这段暗恋做出行动了,喜欢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约会意料之外的顺利,“为什么选择军人当伴侣?”这是坐定后大天狗的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羁绊吧。”妖狐半开玩笑地说。
大天狗默然,看不出对回答有什么不满,也看不出是否是满意。
“我们见过,在科大。”
“是的,因为我家在科大旁边。”
“你的工作是什么?”
“呵呵……还真是军人性子,这是检查户口呢?”
就算早就对妖狐的所有一清二楚了还是忍不住找他确认一遍,“没错。”大天狗一本正经地点头。
妖狐拿出了身份证和教授证明:“我是科大旁边艺术学院的教授。”
大天狗接过身份证摩挲着:“妖狐,男,27岁……”
“是这样……”
现实生活的感情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和大天狗确定关系后妖狐这么想。只是还在服役期的大天狗很忙,比在学校时还要忙,常常聊着聊着就不见人影了,隔个一天半载才会回来。有一次大天狗出紧急任务没有来得及回复就消失了半个月,妖狐急得从内地跑到了边疆只为确定大天狗没有牺牲。
“对不起,妖狐。”
“附近有民政局吗?”
“没有。”
“那我们去找,县里总该有了吧?”
……
“结个婚才九块钱,我请你好了!”
“对不起……”被紧紧抱住的妖狐听见耳边传来闷闷的声音。
“没事,谁让我喜欢你呢?走吧,再不走就要关门了。”
领证后大天狗得到了半个月的假期,在一众战友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抱着美男回了家,匆匆见过家长后,两人便哪儿也不去了,宅在家里……哦,不,更准确地说是宅在了……卧室。
但是聚少离多,重逢之后是更漫长的等待,这就是爱了吧?我爱大天狗。妖狐摸着肚子里八个月的宝宝心里想,可惜大天狗还没回来见过宝宝。
后来大天狗终于回来了,却再见不到妖狐,大天狗不敢从医生手里接过长着翅膀和狐狸尾巴的狐狸犬,因为这正好在提醒他妖狐回不来了,大天狗就这么在医院走廊站了一晚上,脑子一片空白四肢僵硬,“我早该做好措施的,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没有再细心一点?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妖狐是beta,大天狗是alpha,目前的医疗依旧难以支持beta为alpha生孩子。
陪着妖狐尸体睡了最后一夜之后,大天狗带着妖狐的骨灰上路了。
妖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妖狐,等我也死了,我们就葬在母校吧。
妖狐,我还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
妖狐,其实很久以前我也有注意你的,毕竟你那么优秀,外表那么出众,就像一个行走的发光体。
妖狐,我们俩其实你才是性格散漫自由的那一个,是我束缚了你……下辈子,你当兵,换我来等你……不,当兵太辛苦,还是别去了。
妖狐: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等。
二十年后……
小天狗:为什么要选军人当伴侣?
狐狸犬: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羁绊吧。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