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饭加咸菜

咦?你还在等掉落吗?

© 稀饭加咸菜
Powered by LOFTER

【策约】商子

古代paro

西湖处的百里家,有双子,人道“江南双星”,大的温文尔雅,小的精致灵性,虽然父母早些年亡故,却兄弟同心撑起了偌大的百里商家。哥哥名百里荀,字守约,曾有功名在身,守孝时辞官归家,因为一些身体上的原因坐镇家中,弟弟在外江南地北地跑商,二人时常是聚少离多。

百里府
“大少爷!二少爷要回来了。”说话的是位老奴,辈分低的下人,一律称兄弟两个二位爷。
书桌前白衣白发的男子叹了口气停下笔,平铺的宣纸上字迹混乱,可见其心情并不怎么平静。
百里守约踱步到窗前捧起捎信的鸽子,读完信后捏着信纸摩挲了半天。
“沈伯,备马,出城接玄策。”

“大少爷,外边起了风雪,还是坐马车去吧。”老奴知道守约的性子,也不阻止...

【狗崽】将养

*温馨向崽养狗
接上章

这一觉没有睡到天亮,快凌晨的时候妖狐被大天狗摇醒了,妖狐迷迷糊糊间很生气地大吼:“摇什么!现在是几点了!”
“哥哥,痛。”
迷迷糊糊间,听到大天狗喊疼,妖狐也就一瞬间清醒了,从被窝里弹起来看见大天狗跪坐在床边捂着肚子,头上冒着冷汗。
“怎么了?”
“哥哥,肚子疼。”
妖狐急急忙忙穿好衣服,也没来得及刷牙,往脸上甩了一捧水就背起大天狗出了门。
也许是疼得厉害,大天狗趴在妖狐背上有气无力的,正是黎明前黑暗的时候,微弱的路灯光让人犯困,天光乍现却因为工业雾气的阻隔带上了朦胧感,不见星河,就好像来去匆匆间,天地只剩这二人,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走在甬长的石路上,不见黎明,不知去向。

“喂!...

【权引】引玉今天也要被权一真气死

*旧文旧文旧文

旧文重发!之前的文被屏蔽了……


引玉今天也要被权一真气死 

#抛砖不引玉引权一真

#狗血、水、ooc

#打call使人秃头

#有双玄注意(一点点,指甲盖那么多)


解决了帝君君吾的大事,似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人与事,都赋予东风,孰对孰错,看不透,理不清。

但活着的人,却没有那么容易像种子一样东风来了就发芽,仙京的遗址上,透过灰烬,仿佛还能感受当日的温度,看到昔日的繁华。君吾死后,众人也在废墟上拾掇了一番,但这事影响太大,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善后,也就渐渐散了。灰烬之上,荒无人烟……嗯,也不是,神武殿那里蹲着个神,只是这神浑身黑乎乎的让人分...

将养【狗崽】

*温馨向崽养狗

冷眼旁观父母因为赌博和欠债进局子坐了牢,妖狐不觉得羞耻和难过,反而觉得两个碍眼碍事儿的老不死终于要走了,自己落得自在。
母亲显然是发现了他,眼神躲闪犹豫对他似有话说,妖狐眉头都不带皱一下错身而过,反倒是周围的年轻警官们给诧异了。
“崽儿!照顾好自己。”
临上车前,母亲回头喊了一句,父亲一直低垂着头。
妖狐插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兜回头,警车已经绝尘而去,妖狐无所谓地甩了甩那一头杀马特贵族白发,口里还嚼着口香糖。
在巷口站了一会儿,汲拉着人字拖往家里走。
妖狐,13岁,初二年级生,就读平安京附中,风云人物,校园一霸,仗着义务教育把班主任折腾得提前秃顶,得到了教务处的三申五令,母亲也曾来过学校伏

谢氏农家乐

#现代paro

#花怜/双玄

#大概是婚后

#神秘房地产&影视大亨花X农家乐养猪大户怜

#连锁餐饮大佬玄X影后玄

时间的轮盘扭转向前,天界凡间虽然也经历过几次大风浪,都被仙鬼两界联手镇压了,千年光阴转瞬即逝,对于仙鬼们来说,时间既漫长又短暂。
眼下他们的难题是:凡人越来越坚信人定胜天,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很多新奇的东西纷纷现世,倒让一些闭关出来的神官闹了不少笑话,也难坏了众神官们,因为……法力消失了!
凡人不再信神,所以法力就越来越弱,一时间神官们归隐的归隐,放纵的放纵,仙京一片死寂,直到有一天……
花城依旧一掌劈开了深海,引发了太子殿下的深思:明明鬼没有信仰,那么他们的力量从何而来...

【权引】光芒(上)

#现代 校园paro

#设定:权一真.神X引玉.人

#金发卷毛小虎牙权X黑发眼镜白衬衫引

引玉今天和同学像往常一样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远远地,他又看见那个人了,已经两个星期了,那个人总是不远不近地静静地跟着他,引玉问过其他人了,回答都是没见过这个人。
他有一头细碎的金卷发,十七八岁的模样,肌肤白皙,五官偏深邃,一身潮气的装扮和耳朵上的耳钉范儿十足,第一次见面时他们在树下迎面相遇,他朝引玉笑了,弯着眼,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阳光透过树隙在他头上驻足,镜头回放其实是那个人脚步轻快地路过了引玉,带起一阵不易察觉的风,一晃神就消失在路的尽头,快得让引玉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遇见这么个人。
虽...

【权引】 一个不日常

引玉三申五令不许权一真再往引玉宫塞金条,票子也不许!
谢怜笑着说,“咳……奇英殿下以前也塞过给我。”
没办法,这娃子从小这样,反正他看着金条也没有用,为什么那些凡人要塞给我?搞不懂。
眼见师兄生气了,权一真没辙,去请教师青玄。
“明明那些凡人很喜欢金条。”
师青玄摇着手里的扇子,“那你不送金条送其他的呗。”
“其他的?什么?”
“……”
“你去人间溜达一圈,看别人送什么礼好了。”
恍然状,“哦!”

当天晚上引玉回来,看到自家大殿当场疯了。
大殿桌子上是大葱、芹菜、橘子等一堆乱七八糟的蔬果,还有一篮子鸡蛋,几斤肉,几壶酒,几盒胭脂,桌子底下还有一只大公鸡,七八只小猪仔,一天没喂了正躺在地上哀哀叫唤,一只桌子腿被不...

黑夜在偷偷掩护我放肆思念你【云亮/信白】

#突然发疯
#四十米大刀有点甜呦

诸葛亮:
赵云死后的第二天,诸葛亮睡到了午后两点,前半夜睡不着,后半夜熬不住,平时习惯了那人做好了早餐再轻手轻脚的进来叫自己起床,嘲讽地笑一笑,想来起床气就是这么越来越严重的吧,喂,笑容这么难看啊!
“子龙,为什么爱情和心痛,我的逻辑演绎推算不出来……”
呆坐许久,抱着被子慢慢弯下腰去,胃,好疼,心,空落落的。

赵云:
诸葛亮死后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厨房,“亮亮,别赖床了,起床啦!”卧室,一室沉寂。
诸葛亮死后的第三天,早上八点,厨房,“阿亮该起床了,早饭已经做好了,你喜欢的广式早茶。”卧室,被窝冰冷。
诸葛亮死后的第四天,早上八点,赵云站在房间门口低喃,“亮亮,你不理...

伯爵(上)


#合集,字数一万八,有改,之前的文已删除
#狗崽架空abo

伯爵家新来了位omega,这打破了伯爵不近“女”色的禁欲流言,这是位漂亮的omega,一位银白色的长发,鎏金眸子,眉眼精致的……少年?这“少年”长得太瘦了点,以至于很多人猜测他是否是未成年。

“崽崽,该起床了,抱歉我打扰你睡觉了,等和我到了公司再睡好吗?”
床上的妖狐并不回答,只是朝大天狗伸出了双手。
大天狗瞬间柔和了眉眼,将妖狐小心抱起往换衣间走,那里有服装搭配师选好的衣服。透过妖狐松垮的睡袍,可以看见肩膀和脖子上的红痕齿印,以及臀部被大力揉搓出的痕迹。
乖乖让大天狗帮自己换掉衣服,妖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大天狗吻了吻妖狐的眉心,再次抱

前文链接——伯爵(2)

实在找不出敏感词,来试试发图。

双龙最萌身高,鬼使黑白很搭,荒椒不看身高肤色最搭,狗崽勉强,夜叉你看着办,允悲+_+(傻叉的建模比想象的娇小玲珑得多,狗子算什么!)

风雪夜,不归人

#有狗崽
#一发完结,be
#皮肤叉×未觉醒琴

(一)

自阴阳师陨落,阴阳寮破败,大妖们也纷纷归隐,至于妖力渐稀,除了苟延残喘和陨落,已无他法。

妖琴算是大妖——的后辈,他这一代,血脉稀薄,即使父上给了足够的觉醒鼓,也没能将他成功觉醒,老妖琴无法,仙去前将他送来了这么个与世无争的“归隐地”,只盼着妖琴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虽说妖琴妖脉稀薄,但好歹算是大妖之后,加之他平时为人也很宽厚,周围小妖们都喜欢他,时常聚在他住的屋旁听他弹奏鸣曲。

同时妖琴也算是个辅助,性情温和,很少在妖前动手,无须妖火来发动妖术,日子是平淡温和。

(二)

远远的,小豆丁又看见妖琴在抚琴了,妖琴在抚琴时...

惊艳了时光与温柔了岁月

#沉迷冷cp
#夜琴
#胡说八道
#夜叉视角

男人会遇到两个女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夜叉只遇见了一个人,惊艳了时光,也温柔了岁月。
妖琴长得不惊艳,所以初遇没有惊艳夜叉,他温暖了夜叉。
套路说,因为你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遇到了那个人。
我说,只因为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那个人。
从此就浪子回头金盆洗手倾世温柔,嘴上插科打诨不依不饶死缠烂打,对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横眉冷对矫揉造作忸怩作态,接下来的峰回路转日久生情两厢暗恋互相帮助只等着一个契机来打开心中的情感。
冷心冷情不一定捂得热,但你心里一定有情,帚神六星了,晴明去了,爱宕山沉海了,你一定也可以喜欢我,时间久了,谁都累,爱你,我会累,但是我放不下...

狐守

#狗崽
#abo+be结局
#随涂小短文渣文笔没逻辑
#某天逛中青网教育“有一个兵哥男票是什么感受”来的灵感,兵哥不容易,并且狗子的大义用在对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在某不公开的同性交友网站上见到了大天狗的主页,鬼使神差地妖狐立即注册并关注了大天狗,虽然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别人开的号——因为大天狗没时间碰手机玩社交APP。
与作为艺术学院教师的妖狐不同,大天狗很忙,艺术学院和国防科大挨着也许是不合理的,就好像大天狗和妖狐的相遇一样,但他们还是相遇了,之后……之后就没有了之后。在新生开学典礼时大天狗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言语十分中二满口大义,却也透着一股认真,这可爱的样子着实让妖狐忍笑了一番,那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