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经写手,写着玩儿

双龙最萌身高,鬼使黑白很搭,荒椒不看身高肤色最搭,狗崽勉强,夜叉你看着办,允悲+_+(傻叉的建模比想象的娇小玲珑得多,狗子算什么!)

风雪夜,不归人

#有狗崽
#一发完结,be
#皮肤叉×未觉醒琴

(一)

自阴阳师陨落,阴阳寮破败,大妖们也纷纷归隐,至于妖力渐稀,除了苟延残喘和陨落,已无他法。

妖琴算是大妖——的后辈,他这一代,血脉稀薄,即使父上给了足够的觉醒鼓,也没能将他成功觉醒,老妖琴无法,仙去前将他送来了这么个与世无争的“归隐地”,只盼着妖琴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虽说妖琴妖脉稀薄,但好歹算是大妖之后,加之他平时为人也很宽厚,周围小妖们都喜欢他,时常聚在他住的屋旁听他弹奏鸣曲。

同时妖琴也算是个辅助,性情温和,很少在妖前动手,无须妖火来发动妖术,日子是平淡温和。

(二)

远远的,小豆丁又看见妖琴在抚琴了,妖琴在抚琴时,是不可以被打扰的,所以小豆丁尽量轻手轻脚地摸过去,坐下听一曲这位白衣琴师的曲。

他半垂着眼,雪白的睫,雪白的眉,雪白的发,少年像是他身后靠着的树,也像是落在他肩头的雪,就这么个冰雪雕似的人儿,是附近山头最好看的,看着温暖的斜阳照在他身上,小豆丁觉得画面是暖的,暖得自己好像听到了雪花消融的声音,但似乎也感受到了琴师的孤独,是的,琴师是孤独的,想想自己家里那十个兄弟姐妹,小豆丁觉得妖琴有些可怜,呐,那就多留一会儿陪陪他吧。

“今天不会再弹奏了,你回去吧。”妖琴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深潭泉水,也是暖的。
身边的小妖走尽,只余眼前这圆圆的一个团子,妖琴见眼前的小妖呆呆的,忽觉好笑,这小妖也是挺可爱的。
“你叫什么?”
“小豆丁。”
“小豆丁?”
“嗯,因为家中有十个豆豆,大豆丁二豆丁三豆丁四豆丁五豆丁六豆丁七豆丁八豆丁九豆丁和小豆丁。”
“噗……”想到家里是一堆这些萌萌哒豆丁,妖琴就觉得好笑。
“妖是不可以随便告诉别人名字的。”
“为什么?”
“别人知道了你的名字就可以要你为他做事。”
“那你想要我给你做些什么事呢?”
“没有……”
“啊……”小豆丁有些失望地低头。
“还不回去吗?不然哥哥们该担心了。”
“今天哥哥们和父母亲去隔壁山看隔日祭了,明天才回来,他们会给小豆丁带好吃的,你也要吗?”
“好的,谢谢你。”
“明天我也来吧,不要你老是一个人。”
妖琴一愣,父亲离开小半年,自己以为已经习惯了,被这小妖一说,半年来的孤寂一齐涌上心头,配着这么个昏暗的雪地,忽然感觉眼睛一阵湿润。
“砰——”
还没说什么,身边晃过一道影,现下,那道影已躺在地上。
“小豆丁,我有事需要你做了,帮我把琴拿回屋里吧。”
小豆丁郑重地接过琴,表情凝重像是在祭祀。
亦步亦趋地跟在一把抱起那妖往回走的妖琴身后。
把他安顿好,两妖才看清那妖的相貌:红色的头发黑色的角,眉眼精致却不失英气,和妖琴一样穿着青色的衣服外罩白色的短袍,身量颀长,还有随身带着一把流光溢彩的戟,端的是个十足的美男子。
只是这美男十分畏冷,烧了两盆碳盖了三层被子还在呼冷气,两妖也一夜无眠,守到天明。

(三)

夜叉觉得自己要死了,冷,铺天盖地的雪,纷纷扬扬,要将天地、将血液、将自己……一齐掩盖。
发动血脉潜力的夜叉在千均一发之际逃离了那个修罗场,漫无目的地行走了两天,来到了这里。
睁眼,一室静谧,一个圆呼呼的团子缩在床的一角,还有个白发白衣的人,趴在自己的腿上,鬼使神差地,夜叉伸手摸了摸妖琴额头上那雪白的独角。
看着那人耳尖泛红,眉睫颤了颤,连呼吸都轻了几分。
嘘!忍住笑,别吓跑了装睡的可爱少年。

(四)

小豆丁觉得,自从那位叫夜叉的大人来了之后,妖琴的情绪变多了,会恼怒地低吼,别扭地结巴,欢快地高笑,原来,妖琴师大人也是个容易喜怒的人呢……
“夜叉!不要乱动我的琴!”
“你也可以动的流光戟啊。”
“谁要动你的武器了!别弹了,这简直就是魔音穿耳!”
“没办法,谁让你不教教我。”
“我没有教你吗?教了之后你还不是一通乱弹!”
好吧,我小豆丁承认,夜叉大人来了之后,妖琴生气多过开心。

(五)

那一日,一名叫妖狐的妖来找夜叉。
“求求你,去救救他……”
“当初大家不愿尽全力,放出了这么个妖孽障,那些个杂种大妖宁愿苟延残喘也不愿出来,那就都去死吧!”
“我知道你生气,是我不好,我不该拉着他,我怕,我更不该闹,让他失了傲视妖族的羽翼昏迷不醒……”
“我只能想到你了,求你……”
“在我来这儿之前我会答应你,但在这里,我不会,我也在害怕……害怕失去那人……”
“我……”
声音被脚步声截止。
妖琴冲二妖笑笑,“不进去吗?”
“不了。”妖狐苍白的脸笑笑,“谢谢……”
夜叉,要幸福,小生……貌似已经失去机会了……
妖狐,大爷我知道迟早要面对八岐,自知凶多吉少在怕死,浪子有了家,贪恋了那度温暖,舍不得放手,所以就让我自欺欺人一会吧,让我想好告别,想好……有没有两全其美之法……

那日后,陆续还有几个妖来找夜叉,都被夜叉坚决地挡回去了,脾气一次比一次暴躁,甚至有一次直接动手把人打了半残,而对妖琴师大人却一天比一天温柔,不知道为什么,小豆丁却一天天的忧心。

(六)

八岐第三次现世,此时阴阳师已陨落,大妖们归隐,不知所踪,姑获鸟带着小幼妖们避难,妖狐带着大天狗四处求医,为数不多的可以面对八岐的夜叉数度拒绝出面,这让妖族恼恨不已,带人将八岐引入了妖琴的小镇,逼着夜叉联合对抗八岐。

(七)

得到再次去隔壁镇的父母兄弟被吃了的噩耗的时候,小豆丁赶去妖琴家,发现那那里已经惨烈地打过了一场,怪物正在虎视眈眈,妖琴躺在地上,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堆妖,夜叉不知去了哪里……

“喈喈喈……只要将你们全部献祭,就可以获得媲美妖王的力量,有了献祭,本座就可以不陨不落!呵呵呵呵……”
八岐靠近妖琴的时候,妖琴身上升起了个罩子,八岐脸色一变,咬牙切齿:“晴明!”
“想不到你这半妖还有这宝贝,只用分身引开那捞什子叉子就用了三分妖力,这一次又是该死的晴明挡路,本座定要你这半妖尸骨无存!”
夜叉识破八岐的分身赶到的时候,八岐正在打最后一下罩子,打破罩子的蛇尾一把甩在妖琴大腿上,夜叉那一刻耳边全是骨裂声。
被痛醒的妖琴忍痛一滚,剩下的妖都入了蛇口,力量暴涨的八岐甩尾就扫开了赶来的夜叉,转头要咬妖琴,大张的嘴巴满嘴口涎滴在妖琴身上,恶臭扑鼻。
夜叉惊怒,“你敢!”速度提到力竭,拼尽力量把流光戟刺入皮糙肉厚的八岐颈部,炸烂了八岐的三个头,滴滴答答的黑血在地上蔓延。
“吼——”
“敢?本座要把你们吃掉!献祭!”
具有腐蚀性的黑血剥掉了夜叉半身皮,看起来狼狈如丧家狗,八岐也没好到哪里去,几回下来另一个头也被砍歪了。
“吼——本座要杀了你!”
八岐自弃一头自爆,誓要夜叉的命,也是无法,两次被封,又历了两次大战,这上古魔物虚弱无比,只能以自爆的方式来取区区夜叉的命,只是自爆是相互的,伤人伤己。
自爆,那一刻,夜叉只想回头看妖琴,一眼,就一眼。
就是那一眼,让夜叉安了心:妖琴抱琴依坐在墙根,朝他艰难地扬了扬嘴角。
也好,就这样吧,八岐这老怪物,我也尽力了,也好。

(八)

一如当初初来时醒来的早上那股温暖,这股温暖在催促疲惫的夜叉睡觉,温暖中带着留恋和不舍,不对,这温暖不正常,我应该睁开眼睛……睁开……
熟悉的白衫青衣被完全染红,也染红了那方木琴,头发、角和眸子妖化成红,右半边脸完全黑化,像被高温灼伤碳化了一样,黑乎一片,只是那人,一点也没有魔化,觉醒后的妖琴,血红的眸子依旧清明,依旧……温柔得令人落泪……
“为……为什么?你早就想好了,用【——】觉醒自己……对付八岐……对吧……”对,自己的阿琴这么聪明,这么细腻敏感,连小豆丁都察觉出来隐隐带上了担忧,阿琴又怎么会不知道!
“我现在……很丑吧?”
“不……是的,很丑,丑得不像我的阿琴了呢,来,我给你洗把脸就好了,真的,所以你别睡。”
“没想到你还是醒了,来个告别吧。”
夜叉红了眼眶,什么也不说恶狠狠吻上了妖琴,把他抱在了怀里,“阿琴,本大爷有没有说过爱你?”
怀里人一抖,“不用说,别说,别让我……舍不得……”
眸中的泪终是滑落,“舍不得,就别走,别走啊!本大爷好不容易让心安了家,你怎么忍心让他无家可归!”
“对不……起,夜叉,……对不起……”
“你呈什么英雄呢?你以为这样很帅吗?你以为……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就会活得好吗?”
“虽然残忍,但是我……我舍不得,舍不得……你受伤,……舍不得你死,你上次的伤……没好全……被……被自爆……会死的……”
妖琴的话断断续续,夜叉没有打断,近乎自虐地逼着自己听。
“你是我……第一任学生,我的、最差的学生……也是……最后一任学生,记得,把我教的琴……琴学好……”
不,我不,我不要学琴,我要妖琴,请别走……
风雪依旧,伊人不在,原来,我不是归人,我终只是个过客。

美好的周末从吃肉开始……

乱七八糟的一章,写得不好想跑怎么破_(:3 」∠ )_

前文链接

超短小的一篇,完全没剧情,混混更新。
_(:3 」∠ )_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戳戳戳→前文链接

惊艳了时光与温柔了岁月

#沉迷冷cp
#夜琴
#胡说八道
#夜叉视角

男人会遇到两个女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夜叉只遇见了一个,惊艳了时光,也温柔了岁月。
妖琴长得不惊艳,所以初遇没有惊艳夜叉,他温暖了夜叉。
套路说,因为你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遇到了那个人。
我说,只因为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那个人。
从此就浪子回头金盆洗手倾世温柔,嘴上插科打诨不依不饶死缠烂打,对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横眉冷对矫揉造作投怀送抱,接下来的峰回路转二人日久生情两厢暗恋互相帮助只等着一个契机来打开心中的情感。
冷心冷情你不一定捂得热,但他的心里总还是有情的,帚神都六星御魂+15了,阿爸都嫁给源博雅了,爱宕山都沉海了,你一定也可以喜欢我,时间久了,谁都累,爱你,我会累,但是我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同时也觉得,这些事都能等到,还有什么不可以?

妖琴:傻瓜。

#四舍五入又是一篇文。

伯爵家的omega (1)

#狗崽
#abo架空设定
#私设多,医学、abo设定什么的不考证,只为我服务
#    两只狗子一个崽【不一定是3P】

伯爵家新来了位omega,这打破了伯爵的某方面有问题的流言,这是位漂亮的omega,只知他名唤妖狐,眼前,是一位银白色的长发,鎏金眸子,眉眼精致的少年,就是瘦的可怕脸娇小又苍白,让人看见了,肯定会有很多人猜测他是否是未成年。

洗漱完毕的大天狗站在床前,“崽崽,该起床了,抱歉我打扰你睡觉了,等和我到了公司再睡好吗?”
床上的妖狐并不回答,只是眯着眼朝大天狗伸出了双手。
大天狗瞬间柔和了眉眼,将妖狐小心抱起帮他洗漱,完了再抱去换衣间,那里有服装搭配师选好的衣服。
妖狐睡袍松垮地搭着,可以看见肩膀和脖子上的红痕齿印,以及臀部被大力揉搓出的痕迹。
乖乖让大天狗帮自己换掉衣服,妖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大天狗吻了吻妖狐的眉心,再次抱起往餐厅走去,拿着妖狐那份餐具一口一口哄着妖狐喂,佣人们眼观鼻鼻观心,早已见怪不怪。
只吃了三分之一的吐司,妖狐就拒绝了再次张口,大天狗端来的牛奶也被推开,任大天狗怎么哄都没有用,大天狗无奈地把剩下食物解决了,反倒是妖狐在一边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大天狗偶尔要给他喂一口时候又赶忙偏过头去,逗得大天狗一声笑,又闻着笑声疑惑地将头歪回来。
“我们今天的日程是先去公司,下午两点约了医生,然后需要去一趟督山侯爵家。”
妖狐在听到医生两个字的时候立马变了脸色,隐隐想要站起来,慢慢思考了一下,转过苍白的小脸睁着泛着水光的双眼望着大天狗。
大天狗赶忙放下餐具伸手摸了摸妖狐的脸,“不要怕,我陪你去。”
妖狐垂下眼眸,费力思考了一下这句话,慢慢抬头朝大天狗眨了眨眼睛,大天狗这才放心地坐回座位继续吃早餐。
放下餐具起身,妖狐主动朝伸手,大天狗从善如流地抱起妖狐往外走。
“哗啦——”
绣着精致绣纹的桌布被妖狐扯到地上,银质餐具和食物洒落了一地,“抱歉崽崽,是我走得太急了吗?”
妖狐惯常的不回话,抬手轻轻拍了拍大天狗的脸,瞪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只有大天狗心有灵犀地顺着他的力道偏过头,看到了地上沾了牛奶后泛黑的餐刀。
看着那把餐刀眯了眯眼,“收拾掉。”角落的彪形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冒着冷汗用真空袋装好所有的餐具,但是大天狗显然没有和他计较,反而是心情颇好的摸了摸妖狐的眼睛,妖狐没有躲避,在大天狗的掌心蹭了蹭,这让大天狗彻底扬起了嘴角,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红纹面具给妖狐扣上,抱着他朝屋外的车走去。

中午,依旧是一口一口地喂完饭,妖狐把手背在了身后,这便是在拒绝了,大天狗无奈,“崽崽,去了医院我们去商城好不好?”
眼睛直直盯着他。
“那去了医院我们去游乐园?”
眼睛眨也没眨。
“去动物园怎么样?”
这次思考的时间久了一点。
“那我把医生请回家?”
眼睛开始漫起水雾,手却慢慢从身后伸了出来。
知道自家的崽崽受了委屈,大天狗摸了摸他的头发,“把吉乐医生请回家,随便把下午的行程全部推掉,找人把医院最新的设备买一套放家里。”
“可是下午要会见督山侯爵……”
大天狗手一顿。
“好的伯爵大人,我这就去办。”
“还有,把游轮开过来。”
“是。”
回到家,医生已经候在门口,随着大天狗进屋。
“崽崽,让他检查一下好不好?”
妖狐把脸埋进了大天狗的胸口。
“崽崽,我抱着你让他检查一下好不好?”
妖狐双手搂紧了大天狗的腰,末了又轻轻抚了抚他的背以示同意。
吻了吻妖狐的发顶,“崽崽真好!”
“过来!检查。”
“是,伯爵。”
医生小心翼翼地检查,尽量避免窥见这位冷血伯爵的隐私,看着妖狐伸过来的手背上稍显密集的针孔,医生觉得自己的好日子似乎到头了,因为,外面都在疯传的,眼前这位带着面具不知姓名与长相的妖狐,便是大天狗伯爵最大的秘密。
“初步判断……少爷被注入过大量安眠剂与少量致幻剂,长期睡眠不足与作息混乱,导致身体极度虚弱,从检测上看,还含有另外一种不知名的化学物剂,需要再次抽样带回研究所研究才能确定成分。”
“伯爵夫人!”
“请伯爵宽恕我的错误,伯爵夫人目前需要调理身体。”
“夫人的嗓子怎么回事?”
又是哄着半天才让妖狐张口给医生检查,完毕。
“夫人的嗓子没有大问题,之前可能是因大吼而受过损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顿了顿,“那就抽样吧。”
医生拿出新的针筒为妖狐的血液取样,伏在大天狗肩上的妖狐突然嘤咛了一声,像是幼喵的叫唤,大天狗手一紧眼神凌厉地看过去,医生手一抖差点戳破了妖狐的血管,抽完样的医生软倒在地上,大天狗赶忙将妖狐的手捧回来,皱眉将上头的血舔掉,妖狐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以示安慰。
看着大天狗抱着妖狐大步离去,“做不出全面的分析,你拿针筒的手就不用要了。”
医生再次一抖,接着小心地捧住自己的命根——装着10ml妖狐血液针筒。
(第一章完)

#修仙产物,有人评论就继续写,有人想看浴缸play吗?
_(:3 」∠ )_晚安

@琴瑟在御 如何在乐乎放链接~

狐守

#狗崽
#be
#随涂小短文渣文笔没逻辑
#某天逛中青网教育“有一个兵哥男票是什么感受”来的灵感,兵哥不容易,并且狗子的大义用在对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在某不公开的同性交友网站上见到了大天狗的主页,鬼使神差地妖狐立即注册并关注了大天狗,虽然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别人开的号——因为大天狗没时间碰手机玩社交APP。
与作为艺术学院教师的妖狐不同,大天狗很忙,艺术学院和国防科大挨着也许是不合理的,就好像大天狗和妖狐的相遇一样,但他们还是相遇了,之后……之后就没有了之后。在新生开学典礼时大天狗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言语十分中二满口大义,却也透着一股认真,这可爱的样子着实让妖狐忍笑了一番,那之后,妖狐就记住了这个叫做大天狗的空军国防科大新生。
大天狗作为航空大学国防生,每天除了8小时上课时间外还有6小时的体能训练,所以妖狐只有每天穿过航空大学回家时才能看到大天狗的身影,而这么一看,就看了四年。
妖狐其实很喜欢小姐姐,在学校很受欢迎,但是妖狐没有女朋友,这有点令曾经的他苦恼,自从来了艺术学院他就释怀了,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种缘分,是为了等那一个命定之人。
所以在看到大天狗的主页后,妖狐给他留言了,一边想,是时候为自己这段暗恋做出行动了,喜欢为什么不能试试呢?
约会意料之外的顺利,“为什么选择军人当伴侣?”这是坐定后大天狗的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羁绊吧。”妖狐半开玩笑地说。
大天狗默然,看不出对回答有什么不满,也看不出是否是满意。
“我们见过,在科大。”
“是的,因为我家在科大旁边。”
“你的工作是什么?”
“呵呵……还真是军人性子,这是检查户口呢?”
就算早就对妖狐的所有一清二楚了还是忍不住找他确认一遍,“没错。”大天狗一本正经地点头。
妖狐拿出了身份证和教授证明:“我是科大旁边艺术学院的教授。”
大天狗接过身份证摩挲着:“妖狐,男,27岁……”
“是这样……”
现实生活的感情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和大天狗确定关系后妖狐这么想。只是还在服役期的大天狗很忙,比在学校时还要忙,常常聊着聊着就不见人影了,隔个一天半载才会回来。有一次大天狗出紧急任务没有来得及回复就消失了半个月,妖狐急得从内地跑到了边疆只为确定大天狗没有牺牲。
“对不起,妖狐。”
“附近有民政局吗?”
“没有。”
“那我们去找,县里总该有了吧?”
……
“结个婚才九块钱,我请你好了!”
“对不起……”被紧紧抱住的妖狐听见耳边传来闷闷的声音。
“没事,谁让我喜欢你呢?走吧,再不走就要关门了。”
领证后大天狗得到了半个月的假期,在一众战友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抱着美男回了家,匆匆见过家长后,两人便哪儿也不去了,宅在家里……哦,不,更准确地说是宅在了……卧室。
但是聚少离多,重逢之后是更漫长的等待,这就是爱了吧?我爱大天狗。妖狐摸着肚子里八个月的宝宝心里想,可惜大天狗还没回来见过宝宝。
后来大天狗终于回来了,却再见不到妖狐,大天狗不敢从医生手里接过长着翅膀和狐狸尾巴的狐狸犬,因为这正好在提醒他妖狐回不来了,大天狗就这么在医院走廊站了一晚上,脑子一片空白四肢僵硬,“我早该做好措施的,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没有再细心一点?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妖狐是beta,大天狗是alpha,目前的医疗依旧难以支持beta为alpha生孩子。
陪着妖狐尸体睡了最后一夜之后,大天狗带着妖狐的骨灰上路了。
妖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妖狐,等我也死了,我们就葬在母校吧。
妖狐,我还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
妖狐,其实很久以前我也有注意你的,毕竟你那么优秀,外表那么出众,就像一个行走的发光体。
妖狐,我们俩其实你才是性格散漫自由的那一个,是我束缚了你……下辈子,你当兵,换我来等你……不,当兵太辛苦,还是别去了。
妖狐: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等。
二十年后……
小天狗:为什么要选军人当伴侣?
狐狸犬: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羁绊吧。

重发【终于可以发图了,看图不便的走链接——琴速
萌新520破车
夜叉×妖琴师r18
夜叉明恋妖琴微好感
祝寮里的崽子们看文的不看文的玩游戏的不玩游戏的小姐姐们520愉快……
估计是有后续的
好了不碎碎念了看文愉快(o・ェ・o)